乌戈和他那40个艳丽而沉默的小丑

时间:14-09-16 08:44 责任编辑: 来源: 点击:

  穿着色彩绚丽至极而各不相同戏服的小丑们,或在展厅内席地而坐,或靠着墙壁和立柱,或干脆躺在地板上,似乎进入了梦境。观众端详他们的脸,但无法得到更多信息——每个小丑都戴着一模一样的白色面具。这40个小丑和他们的表演,是瑞士艺术家乌戈·罗迪纳(Ugo Rondinone)在中国的首次个展“呼吸行走死亡”上的作品之一,名为“孤寂的词汇表”。

  乌戈·罗迪纳1964年出生于瑞士的布鲁嫩,1997年后生活在纽约。他通过一系列精巧而迷人的作品,如小丑雕塑和石雕、圆圈形的绘画、橡胶面具、超大的蜡质灯泡、聚酯纤维上的条纹画、墨绘风景、铜质静物、录像与声音装置等,将观念与形象、抽象形式与粗质材料相结合,探索幻想和欲望的主题。他的创作也延伸到文学与诗歌、当代电影与视觉艺术领域。

  在展厅睡眠或冥想的小丑,每一个都以一个孤立的人一天生活中的某个事件命名。从9月13日到明年1月4日,这些占据美术馆不同区域的小丑,将让观众以特别得甚至有些怪异的方式感受展览——他们戴着假发,穿着表演时才会穿的衣服,确定无疑是小丑,可他们只是躺在那,压根不理人。而他们身旁,是同样色彩绚丽的其他艺术品。

  与展览同名的霓虹灯装置作品“呼吸行走死亡”,被置于外滩美术馆高高的外墙上,三个英文单词排列的形状和颜色都模拟彩虹,通过视觉传达出的更多的是纯真、梦幻、甜美、超现实。美术馆的窗玻璃也因展览变得五彩缤纷,显而易见,展厅内也满是梦幻的色彩。

  在楚楚动人的视觉表面之下,观者与展览及作品之间会产生一种深刻的疏离感。小丑们不需要去主动地娱乐观众,而是仿佛置身于这现成的空间之外,与观者拉开距离。他们戴着面具,否认建筑、环境、观者的存在,似乎存在于另外一个空间。小丑们的表演破坏着过分绚丽的色彩,追问着如何突破规范与界限。被拒绝的感受是如何?如何拒绝做他人告诉我们该去做的事?如何表现被设定的角色和行动?对于观者而言,这些问题会不由自主地涌出来。

  “自2007年以来,我的所有展览都是以作品材料为主的自然色:石头、黏土、地球、青铜或者铝。我想是时候把所有光谱中的颜色都带回来了。这次展览将结合过去和现在不同颜色的作品,融合为一个统一的装置。”如罗迪纳所言,在过去的数年,他的创作都以黑、灰、褐色为主,包括他为纽约洛克菲勒广场创作的著名的原始石雕《人性》,在勒芬的M美术馆的土地装置和蜡质人像《谢谢你,寂静》,在Eva Presenhuber画廊的手工铜鸟雕塑和黑墨风景画《先吻,后杀》等。这次为上海外滩美术馆打造的全新项目,开创了他的彩色系列作品。

  9月12日出现在展览开幕式上的罗迪纳,黄色T恤、浅色裤子、布鞋,与他身旁炫目的作品形成了显著的对比。“扮演小丑的演员都有过群众演员的经历,所以我对他们的工作很放心。”艺术家和他的被以孤独的不同状态命名的小丑们,还有小丑的扮演者,以及接下来将来到美术馆遇到并观察他们的人们,在被艺术装点得梦幻的环境中,一起面对现实的时空交错,罗迪纳应该非常期待这一出持续上演于上海的艺术互动剧。

(责任编辑:DF145)

    与本文的相关文章推荐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

    1. 高低相差70余万 谁是大学里的“富教授”?
    2. 王全安的尴尬
    3. 资本搅动P2P行业格局重塑
    4. 莫西子诗:回归彝人原野
    5. 乌戈和他那40个艳丽而沉默的小丑
    6. 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艺术众筹
    7. “这世上没有永恒的好设计”
    8. 极简中式风
    9. 官员退学“EMBA” 商学院教育被指“奢侈品”
    10. 当艺术遇上众筹:何解“众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