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简中式风

时间:14-09-16 08:44 责任编辑: 来源: 点击:

  简约纤细的线条,更具空间亲和力的造型,最近落幕的第二十届中国国际家具展览会上,中国原创设计倏然变得既有中式韵味,又符合国际主流审美趋势

  几年前,当各种所谓仿明式家具充斥着国内各大家具展之时,大部分中国原创家具设计师还在苦苦摸索属于自己的设计语言。登峰造极的古典家具,是古人留给中国家具设计师的遗产,却似乎在某种程度上束缚了他们的想象力。难道深厚的文化积淀成了一道“美丽魔咒”,让国内设计师背上了包袱,难以像西方设计师那样自由创新?

  事实可能并非如此。最近落幕的第二十届中国国际家具展览会上,极简中式家具设计风劲吹。不少中国原创家具设计师仍以古典家具作为设计蓝本,不过,他们在设计手法上大刀阔斧地做起了“减法”。无论是具有知名度的资深前辈,还是近几年驰骋设计界的黑马新秀,“手起刀落”之间,简约纤细的线条,更具空间亲和力的造型凸显。中国原创设计倏然变得既有中式韵味,又符合国际主流审美趋势,令人耳目一新。

  走国际化之路

  “中国需要当代经典,而不再是复制明清。不以古人为成法,不因时尚而迎合,这样才能真正走上一条国际化的设计之路。”平仄品牌创始人、设计师傅军民几年前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怀揣这个理想,推出第一个极简中式家具“方圆”系列,他大约花费了两年时间。“要为古典家具做一番脱胎换骨的精简,真的不容易。每一个细节都必须小心处理,古典家具在承重构造上相当精妙。”除去餐桌和几凳繁复的雕花和不必要的装饰曲线,固然简单,但是如何做出中式味道让他煞费苦心。“反复观察和实验,我才发现,桌几之间有一种奇妙的线条透视关系,主要突出这种和谐共生的关系,中式风味就能够得以保留。不过,这个细节真的很难被参破。”直线被修改成了有一点倾斜度的梯子形,利用桌几之间这种微妙的透视关系,傅军民打造的“方圆”果然在中式和简约两种风格间取得了平衡。而他自己则感叹:“用了两年时间设计,却耗费了几十年的经验积累。”

  万事开头难,有了“方圆”的设计经验,接下来的“自然”系列中对传统屏风的修改,则让傅军民觉得游刃有余。以华夏山岳为形,他不仅使用几何写意手法,对其造型做了大胆简化,而且一改传统屏风笨重的构造,使用当下最盛行的拉力式结构,让屏风在空间里具有一定的搭配灵活性和可移动功能。

  “中国原创设计师要在极简主义盛行的设计界走一条自己的路,并非无章可循。”《家居廊》主编孙信喜认为,在这一点上,日本家具设计已经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比如,无印良品设计家具,颇具日本本土味道,却也能为全球买家所认可和接受,在很大程度上仰赖他们设计师对传统家具做的精到“减法”。两年前,两位年轻设计师张鹏和余青正是受无印良品设计的启发,期冀用他们的思路来改造古典家具。“根据我们的观察,出色的中式古典家具十分注重触感,尤其是圆润的手感。从形体上讲,圆润的物品更能激发人去触碰的欲望。这是中式家具的‘魂’。”张鹏说,在设计衣架时,他们简化了明式衣架的结构,在保留其轮廓的同时尽可能保留其圆润的触感。“第一次触碰,你可能不会注意到衣架都是弧线木料组成。但当你第二次、第三次使用它时,你也许就能感觉到弧线的触碰之美了,一种说不出的‘悦’。我想,这是任何国家的人都会有的美好触感。”

  当然,在改造古典家具方面,设计师们都有自己的独门秘籍。从事家具设计十余年的陈大瑞,在解决这个问题上,处理手法颇为老到。最近,他对中式罗汉床产生了浓厚兴趣,竟然出其不意,将其与西式软包沙发结合为一体,让Ray沙发成了不折不扣的“混血儿”。用陈大瑞的话来说,“这是一种中国人和外国人都愿意接受的设计方式,罗汉床之间的一段间隔,让人和人在交谈时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而简洁的软包,则能让坐姿更加舒适。”有业内人士表示,这种改造很容易让人联想起70年前,丹麦家具设计师为明式椅加上一块沙发垫,使其畅销欧洲的事情。同样,为了让古典家具更有国际范儿,北京和义兴仿古家具特意找来了意大利设计师马塞洛·贝纳提(Marcello Bennati)改造了藤椅。中国古典元素加上意大利式的简约感官设计,让原本一本正经的老藤椅产生了几分幽默的俏皮。

  玩文化玩意境

  “从未来中式家具设计趋势来看,形可能已经不是主要的东西了,关键是你如何运用家具在空间之中创造一种意境。”Domo Nature创始人赖亚楠在家具展上带了今年的新品“黑白意向”。其中一张被大大简化了的黑白相间的翘头案,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虽然在很大程度上,这张案几保留了榫卯结构和翘头造型,但无论在曲线造型还是体量上都已经“收敛”了不少。“古人使用翘头案,最重要的保持一种肃穆的秩序,这种设计是儒家文化的产物。”而现在,设计师要营造的通常是一种高尚的生活空间,作为国内原创设计师,完全不需拘泥于古典家具的造型,甚至可以用意达盈虚的比兴手法,在虚实之间含蓄地营造出空间中的氛围。“翘头案就是一个例子,”赖亚楠坦言,“现代的设计语言对古典文化点到即止,提点人们为人立世的根本,却也能悄然容易现代人的生活。”

  将茶道、香道融合到自己的设计之中,U+设计品牌创始人沈宝宏带来的庭和茶桌也颇有古意。整个庭和茶桌没有一丝古典线条,却保有中式家具的意境。“我试图用一些生活场景,把中式古典的安宁氛围传递给他人。”沈宝宏认为,作为中国原创家具设计师,必须具备两种基本素质,一是深谙中国传统文化和生活方式,其二就是必须坚持独立审美思考。“这种宁静的生活意境很有感染力。从前,我的酒量很好,但现在逐渐被家具传递出的这种氛围所感染,我滴酒不沾,喝茶品香,现在的生活宁静平淡却也让自己感到无比充实。”

  别以为玩文化、玩意境只是资深设计师们的专利,其实,新锐之中也不乏此道中人。“85后”设计师黄国栋和周慧组成的意外设计组合,用作品“满月灯”玩转中国古典文化。“我们没有什么现成的古典器具作为直接的参考,从古人的生活意境之中汲取片段,也能成就一件仿古作品。”用两位设计师的话来解释,他们之所以为作品取“满月”,是因为偶然读到古诗中古人常以满月的团圆之意来寄托思乡之情。“所以,我们的‘满月’就以月为灯,一轮明月配以随手采摘的一枝绿意,不用什么多余的装饰和解释,淡淡的夜晚,也有暖暖的诗意,这就足够了。”

(责任编辑:DF145)

    与本文的相关文章推荐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

    1. 高低相差70余万 谁是大学里的“富教授”?
    2. 王全安的尴尬
    3. 资本搅动P2P行业格局重塑
    4. 莫西子诗:回归彝人原野
    5. 乌戈和他那40个艳丽而沉默的小丑
    6. 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艺术众筹
    7. “这世上没有永恒的好设计”
    8. 极简中式风
    9. 官员退学“EMBA” 商学院教育被指“奢侈品”
    10. 当艺术遇上众筹:何解“众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