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艺术遇上众筹:何解“众愁”?

时间:14-09-16 08:44 责任编辑: 来源: 点击:

  [ 当众筹开始在互联网领域发酵时,人们发现“没有什么是不能够众筹的”。这样的全新互联网革命形态给被传统艺术展览渠道、传统艺术家挖掘渠道所封闭的艺术圈打了一剂强心针 ]

  当艺术遇上众筹,会摩擦生热,但是这个热度仅仅是用来点燃花火,而并非取暖驱寒。

  “艺术众筹更多是一个好玩的事情,而非一个商业模式,个性化的艺术没办法成为标准化产品。”垂直电商类艺术众筹网站我要艺术网创始人、CEO罗文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目前国内的艺术众筹更多定位于好玩且偏向于公益,让更多人感受艺术的魅力。

  当众筹开始在互联网领域发酵时,人们发现“没有什么是不能够众筹的”。这样的全新互联网革命形态给被传统艺术展览渠道、传统艺术家挖掘渠道所封闭的艺术圈打了一剂强心针,新的民众与艺术家互动的形态正在形成。

  “踢开头三脚”总是难的,艺术众筹也不例外。作为监管空白区,艺术众筹要面临信用难题和转型难题。在更多人眼里,这些问题的顺利解决,只能“边走边看”。

  艺术新天地

  “有些人真的生活得很穷困潦倒,除了传统的画廊和拍卖处,他们没有其他推销自己和作品的渠道。”罗文谈到艺术家群体时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艺术家是一个非常有想法的群体,天马行空、崇尚自由。但是创作需要很高的成本,当艺术家负担不起这些成本时,众筹就成了艺术家实现艺术创作资金募捐的一个很重要的渠道,所以从一开始,艺术和众筹就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罗文说。

  作为80后、90后的“互联网土著艺术家”,都是在数字时代催生下成长起来的艺术界新生力量,与艺术众筹这种形式相类似,他们的艺术创作常与互联网、科技等其他新兴项目结合,在充分发挥艺术潜能的同时又更具实验性,也因此成为艺术众筹平台的主力。

  此外,罗文也看到艺术教育所带来的现实困境。“高校连年扩招、艺术生培养路途艰辛、成本高昂,但美术学院毕业的学生踏出校园后却面临要么转型、要么苦苦等待机遇期。”这也为众筹平台的搭建提供了强大的动力。

  有业内人士表示,艺术众筹之所以能够存在更多是瞄准了艺术家的“痛点”:名和利。“流量为王”的平台将带来仅通过传统画廊不可能引来的受众量。在费用上,按照行规,艺术家与画廊的作品分成,一般为对半分,但是在互联网平台上甚至会做到三七开,而艺术家获得的是更多的七成。此外,相比传统渠道半年甚至一年的回款期,网络平台可以缩短到一个月甚至20个工作日。

  2014年3月20日,艺术家何成瑶在众筹网启动她的最新行为艺术,“出售我的100小时”。何成瑶规定:当网友众筹总额达到50个小时以上,她将在网友指定购买的时间段里,一秒钟记录下一个点,以这些点画出一幅“时光秒轮图”样式的观念作品作为回报,最多销售100个小时。这在国内艺术界属于首创,在项目启动当天的不到8小时内,成功众筹12万余元,远超过50个小时10万元的最低额度。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发现,艺术众筹这把火在国外被点燃得更猛烈。2014年6月24日,上线一年就聚集了约25000名艺术家的垂直类艺术家众筹网站Patreon获得A轮融资,额度高达1500万美元。此轮融资由Index Ventures领投、多家机构跟投。平台的艺术家群体包括YouTube视频制作者、漫画艺术家以及播客。

  苦中作乐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本报记者在我要艺术网官网众筹板块发现,截至目前,共上线38个项目,但只有两个项目众筹成功,成功率仅为5%。成功之一是“晋文捷和马晓磊的艺术珠宝定制体验”,另一个为“雷童:第一桶金”,均在2014年8月12日众筹完毕。

  但是本报记者在国内名气较大的众筹平台“众筹网”上却发现了截然不同的状态。平台共上线97个项目,已经成功的项目却多达60个,而仍在众筹中的37个项目,有16个项目募资额超过100%,按此数量,成功率高达78%。罗文表示,众筹网艺术板块的多个项目来源于我要艺术网,两个平台目前是合作关系。

  一位众筹资深业内人士表示,一个艺术众筹项目想要在互联网平台上成功,主要取决于四个因素。第一是项目的创意性,“这点十分重要,几乎在一个项目中占据60%~70%的决定因素。”第二是项目的发起人,“这是指该艺术家是否在业内具有较大的名气,前两点加在一起基本上就能为项目下一个判断”。第三则是项目在页面端的呈现方式,能否用最具互联网特色的语言将项目清晰、完整、有趣地阐述出来。第四是众筹过程中付款方式、流程以及周期。

  罗文表示,他在运营我要艺术网的过程中碰到的最大难点来自两方面,一方面是如何运用互联网思维精准地表达项目发起人的艺术创意;另一方面是同传统艺术人的沟通难题。

  “想要在页面‘优雅’地呈现艺术家的创意需要的素材非常多,投资人也越发重视网页的客户体验。”罗文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有些艺术家并不懂得“互联网思维”,无法提供“细节素材”,更加不知道如何转化成“页面语言”来精准传达项目精华。“这也是艺术众筹被80后、90后玩得更好的原因。”罗文说。

  罗文告诉本报记者,在沟通难的问题上,面对着不同的两类传统艺术行业参与者。一类是年纪较大的艺术家。“他们的顾虑非常多,人也非常敏感。”罗文表示,这样的艺术家已经被传统的艺术运作渠道培养出固定的思维模式,对于新的方式存有较多疑虑。

  另一类是包括画廊、拍卖行、美术馆、艺术经纪人等艺术从业者。“就像小米之于诺基亚、互联网之于传统行业,从看不起到看不懂最后到跟不上。”在罗文眼里,传统艺术从业者拥有的这套固有“玩法”亟待“优化”,“传统行业反应越大,证明这个事情越好玩。”

  一位业内人士在对待艺术众筹时给出了这样的观点:众筹玩的只是一个概念,今天叫众筹,可能明天就不叫众筹了,被换成了其他“帽子”,最重要的还是艺术行业本身。

  执行困惑

  好玩不代表好做。

  随着艺术众筹的概念逐渐走入公众视野,项目在人前的光鲜也折射出项目背后的难题,投后管理成为焦点。当投资人收到的作品与预期所想不同如何应对?如何为作品定价?

  “风险之一是物流风险。”罗文表示,用户在收到作品后或者认为这个作品不是他“想要的”,或者物品存在运输过程中被损坏的可能,而做众筹玩的就是定制、个体化,一旦损坏,无法像商品一样“补货”。

与本文的相关文章推荐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

  1. 高低相差70余万 谁是大学里的“富教授”?
  2. 王全安的尴尬
  3. 资本搅动P2P行业格局重塑
  4. 莫西子诗:回归彝人原野
  5. 乌戈和他那40个艳丽而沉默的小丑
  6. 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艺术众筹
  7. “这世上没有永恒的好设计”
  8. 极简中式风
  9. 官员退学“EMBA” 商学院教育被指“奢侈品”
  10. 当艺术遇上众筹:何解“众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