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围捕专项行动:3万警民联手摧毁暴恐团伙

时间:14-09-16 04:18 责任编辑: 来源: 点击:

  警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8月1日的墨玉县,3万警民联手敲响暴恐分子的丧钟。

  这是一场将会载入新疆反恐斗争史的生死较量,向世人传递了打击暴恐犯罪、坚决维护社会稳定的超级正能量,彰显了新疆反恐事业的走向,昭示了反恐人民战争的必然胜利。

  同仇敌忾 3万群众自发围捕

  墨玉县普恰克其乡某村治保主任买买提明家里有6亩地,现在种着玉米。他有着这世上所有农民对土地与作物的深厚感情,但是这个夏天,他恨庄稼。

  “玉米太密太高,容易让暴恐分子藏身,围捕很困难,要是没有这些东西就好了。”这位44岁的维吾尔族汉子感慨地说。

  墨玉县位于沙漠边缘,是新疆人口第二大县,也是反恐的前沿。今年新疆开展严打暴恐活动专项行动以来,警方摸排调查到一个大的暴恐团伙,紧锣密鼓侦破案件。

  7月以来,随着案情的渐渐明朗,对暴恐分子的追捕也进入白热化状态。该县各乡镇农民得知后,纷纷主动要求加入搜捕暴恐分子的行动,买买提明也是其中之一。与其他农民不同的是,他要负起带领村民有序参与围捕的重大责任。

  暴恐团伙头目纠集团伙成员在墨玉县乡镇多处流窜,多处作案,砍伤群众,引起老百姓的强烈愤慨。“基层干部和宗教人士来找我们,要求尽快抓获暴恐分子、为民除害,而通过村干部表达参与抓捕愿望的农民数以万计。”墨玉县委常委、公安局局长胡泾平说,面对群众的心声,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履行好职责。

  事实上,搜捕工作的确存在困难。当时线索不明确,暴恐分子行踪是个谜团,民警在围绕重点区域入户排查时,村民纷纷表示,有什么需要做的只管说,他们一定尽力。

  这样一来,相关的7个乡镇180个村,自发参与围捕的群众竟达3万人以上。为了保障围捕的效果和安全,各乡镇要求村干部组织群众有序开展行动。

  “暴恐分子拿着斧头、长刀,但是我们人多,虽然每人手里只有一根木棒,团结起来,就不怕暴恐分子。”买买提明说,他只给家里的玉米浇了一遍水,就投身反恐,肥也不施了,即使撂荒也在所不惜。

  该乡另一村治保主任托乎提巴克带着满腔怒火的村民进行清查,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地下室、羊圈、坟地、树上、渠道……

  然而最难的,还是玉米地。村民在村干部和民警组织下,三五米一个人,同时进入地里清查,既保证效果,又最大限度地保障每个人的安全。玉米地里蚊子多,叶子边缘割人皮肤,几天几夜回不了家,睡眠是最大的奢望……没有一名村民退缩,他们誓与暴恐分子战斗到底。

  在各个乡镇交会的道路卡点,村民也在民警和村干部带领下坚守岗位,一个一个查验核对通过的人员信息。“电视上滚动播出通缉令,各村也张贴了照片,我们把这些败类的相貌已经记得牢牢的。”村民西日甫说,7月19日晚上,村里的广播提醒大家,有暴恐分子在附近活动,要多加注意。大家不仅没有躲在家里,反而拿着棍棒出门,“我很愿意参与其中。”

  “在我每次参与的围捕行动中,大家每隔几米站一个人,形成人墙,不让暴恐分子逃走。大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只有早点抓住他们,才能安心生活。”村民依米提说,我们没有恐惧,只有一个信念:保卫家园。

  完美收官 暴恐分子插翅难逃

  2014年8月1日,注定要铭刻在墨玉县志上。这一天,暴恐团伙的10名成员在群众围堵之下,无路可逃,被专门维稳力量一举歼灭。

  3日中午,记者来到暴恐分子被逼至的那间空屋,空气中弥漫着催泪弹的刺鼻味道,墙上可见爆炸和射击遗留的痕迹。

  正义与邪恶的死生较量,在这里展开。

  1日清晨,警民联手对村重点区域展开武装清查。中午12时15分许,在普恰克其乡,有群众发现有身份不明的可疑人员进入了该乡阿亚克库都克拉村的一片玉米地中,迅速报警,干部群众200余人迅速形成包围圈进行围捕。

  与此同时,各路清查力量迅速赶来,进入现场。此时,玉米地里响起了第一声爆炸声,那是被围堵的暴恐分子向群众投掷出的爆炸装置。

  包围圈并没有退缩,没有一个人畏惧,没有一个人离开,每个人都欣喜若狂——终于发现了暴恐分子的行踪,他们再也别想逃脱了!

  专门维稳力量迅速赶到。邻近4个派出所的民警、协警及民兵在5分钟之内到达,特警及武警也迅速赶来,而群众获悉后纷纷骑着电动车,开着农用车赶来封堵。

  包围圈越缩越小,在干部群众的步步紧逼之下,暴恐分子绝望地退到了一间闲置的空屋内。

  内圈是数百群众,外围是数千群众,而更大的外围,是万余名群众在所有路上肩并肩形成的人墙。

  “这一区域我们清查了好几遍,已经熟悉了地形。我们到达后当务之急是让群众疏散到外围,由我们专门力量来处置。”墨玉县公安局办案民警刘勇说。

  不到10分钟,所有接到指令的专门力量全部到位,将那间房屋包围得水泄不通。

  在喊话和鸣枪示警无效后,暴恐分子向屋外投掷了4次爆炸装置,并戴着面罩喊着“圣战”口号挥舞大刀向外冲。

  第一枚爆炸装置就在墨玉县特警大队大队长李森和战友身边不远处爆炸,但李森当时被巨大的喜悦包围:“终于堵上了,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不能让他们逃脱,一定要给群众一个交代。”

  在指挥部指令之下,民警果断处置,当场击毙9名负隅顽抗的暴恐分子,抓获一名。

  此役之后,参战维稳力量发现自己有很多兴奋点。一是群众的大力支持让反恐维稳战役更加具有主动权,更加有了决胜信心。“围剿以来,我们接到群众反映的线索达70余条,不管是脚印、燃烧瓶还是衣物,我们都不放过任何一个线索。”胡泾平说。二是从7月27日开展大规模集中围剿至案件处置,无一民警及群众伤亡。

  “这才是真正的胜利。”李森信心百倍地说,专门力量越来越训练有素,在火力交叉条件下默契配合。更重要的是,有了群众的大力支持,民警的行动拥有了强大的决胜支撑。

  可歌可泣 群众壮志筑牢基础

  什么是幸福?这是每个人都面临的命题。

  普恰克其乡某村治保主任买买提明对此没有困惑——幸福就是好的生活,稳定和谐,安居乐业,每一个人都有自己要做的工作,教育好孩子,让他们好好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和掌握技术,分辨非法和合法。

  在暴恐分子作恶之前,这些都理所应当理直气壮存在。然而暴恐分子破坏了一切。

  对暴恐犯罪的认识越来越明确,对宗教与宗教极端的认识越来越清晰,是广大人民群众构建反恐维稳基石的关键。

  “群众为反恐维稳所付出的代价,和无怨无悔的坚定信念,深深震撼了所有人。”和田地委副书记、墨玉县委书记卢蜀江说。

  记者了解到,为了抓获暴恐团伙成员,墨玉县的群众付出了超常的代价,而农民却觉得这是分内之事。

  58岁的村民艾合麦提尼亚孜积极参与围捕行动,他唯一的儿子陪着父亲一起参加清查,寸步不离,保护老父,围在艾合麦提尼亚孜身边的还有4个女婿,全家一起投身反恐维稳。

  “我兄弟多,力量大,冲在前头是应该的!”芒来乡村民麦麦提敏带着他的4个兄弟参加围捕行动,不给暴恐分子留下任何在自己村庄藏匿的机会。

  阔依其乡某村清真寺伊玛目吐热尼亚孜组织发动群众参与围捕:“暴恐分子一定会下‘火狱’,我们要共同打击他们!”

  45岁的党员村民拜克尔为了反恐,让生病发烧的儿子也参与围捕,直到暴恐分子被消灭才带儿子去住院。

  村民阿不都黑力力因为和准女婿一起参与围捕,将疼爱的女儿的婚期推了又推。

  清贫的村民麦麦提在村里是出了名的勤俭节约,在围捕行动中,他不仅和父亲、弟弟积极出力,还自掏腰包为民警和群众送饭,花去1000多元,而他现在使用的手机,还是两年前花三四百元买的。

  “不要问我围捕危险不危险,我只知道,如果不严厉打击暴恐犯罪,我们这个民族会更危险。”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农民西日甫郑重地说。

  “开斋节那天,我家没有顾得上宰羊,村里所有男丁都在清查围捕一线。但我一点也不遗憾,只要打掉暴恐团伙,我们的日子天天都和过年一样。”托乎提巴克坚定地说。

与本文的相关文章推荐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

  1. 高低相差70余万 谁是大学里的“富教授”?
  2. 王全安的尴尬
  3. 资本搅动P2P行业格局重塑
  4. 莫西子诗:回归彝人原野
  5. 乌戈和他那40个艳丽而沉默的小丑
  6. 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艺术众筹
  7. “这世上没有永恒的好设计”
  8. 极简中式风
  9. 官员退学“EMBA” 商学院教育被指“奢侈品”
  10. 当艺术遇上众筹:何解“众愁”?